钱柜国际777娱乐官网

    皇上居然一大早下旨让她参加百花宴!

    慕无双嘴角浮起一抹冰冷的笑。

    从昨日皇上下旨让他们提前搬回侯府,就知道皇上是站在二王爷那边的,毕竟二王爷是皇上的小金库。皇上他不给二王爷撑腰,二王爷就得倾家荡产,二十亿肯定拿不出来,但算上二王爷的那些赌庄啊商铺等产业,凑齐五六亿是没有问题的,二王爷的钱也算得上是皇上的钱,让皇上损失五六亿黄金?是绝

    对不可能的!

    孰轻孰重,自然不必言说。

    “姐姐!”慕玉珩着急的拉住了她的袖子,显然,他也明白,皇上宣她进宫,绝对不是好事!

    可是来的是圣旨,抗旨不遵就是杀头之罪,不管她去或不去,都是死路一条。

    但慕无双有点疑惑,难道二王爷狗急跳墙了,不然还剩两天时间,他大可多来刺杀几次,也好过皇上说他无能啊。

    皇上的确认为二王爷太无能。

    今天早朝还未上,他这个二哥就急匆匆来找他,让他将慕无双姐弟俩赐死。这是万不得已,才用的下策,毕竟他是皇上,不可能随意杀人,最好是二王爷自己找人杀死了慕无双姐弟俩,然后他来善后。

    可他二哥目眦欲裂,临近崩溃,说他根本找不到人去刺杀慕无双姐弟俩,只要接了任务的人,全部惨死抛尸到二王府,而还有很多组织根本不见他,他现在想杀死他们,比登天还难。

    皇上想不通,为什么杀死小小的慕无双姐弟俩会这么难?也许是他这个二哥太无能了。

    但还有可能,是龙墨深在护佑她。

    所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拟旨先让慕无双进宫。

    龙墨深手再长,还能伸进皇宫里来不成?

    他登基这几年,早就暗中清洗了几遍宫中的势力,他不相信龙墨深有通天的本事。

    他也不担心慕无双抗旨,因为这样一来,更有借口杀她了。

    只是有点可惜罢了,他还想借慕无双之手惩治龙墨深的,眼下却只能先取她的命了,毕竟那么多的黄金,足以动摇国之根本,他准备用来做军饷征战小国的,不可能让慕无双拿到。

    只怪她太贪心,想要不该要的东西。

    可他没想过,开赌场的,有赌场的规矩,愿赌就要服输,输不起就早点关门大吉得了,只有品行有问题的人,才会第一个想到的是把人给杀了就不用赔钱了。

    ……

    皇上下达的旨意并没有给慕无双犹豫的时间,甚至连找皇叔通风报信的时间都没有,只来得及换了一身衣裳,就被传旨的老太监“请”上了轿。

    轿子前进的速度很快,就像是生怕半路出了意外,直到进了宫,慕无双感觉身旁的老太监都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她嘴角上扬,勾出讥笑的弧度。

    他们怕什么?想必除了皇叔,没有人让皇宫里的人如此害怕了吧。

    “奴才见过国师大人!”

    突然,太监们朝着前方行礼。

    一道白袍从宫墙角踏出,慕无双一看,是他,无名,她笑了笑,他假扮的国师挺像模像样的,起码在外人面前,他身上的气质与原本的云真一模一样,便是眼神也是一样的。

    “听说皇上今日要办百花宴,本国师特意来凑个热闹。”

    “国师云真”温和如玉的说道。

    慕无双对他眨了眨眼,看来他是有心要救她了,不过也对,他还有两颗解药在她这儿呢。

    老太监面露迟疑,不知如何作答,皇上很看重国师,前段时间国师因为占卜差点送掉半条命,所以皇上还特意给了国师不少特权,然而今天这鸿门宴,国师掺进去就不好了。

    “回国师,皇上今日举办的百花宴邀请的都是未婚女眷,国师您身为男子,恐怕有点不合适。”

    老太监斟酌了语气后,说道。

    “是吗?”

    国师语气一沉。

    老太监心里一咯噔,担心国师偏要去。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