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国际777娱乐官网

    “我不是这个意思!”

    慕玉珩俊脸上又急又乱,胸腔都剧烈起伏,他身形一动,如闪电般消失在了原地!

    慕无双哭笑不得,跟了上去。

    “月儿!你开门,我有话同你说!”

    慕玉珩敲着海兰月的门,心急的说道。

    海兰烨在一旁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他知道慕玉珩对自己的妹妹有意思,毕竟他又不是瞎子,只是妹妹现在不想见他,前几日又哭了一场,问她什么她都不说,他实在搞不懂慕玉珩和自己妹妹之间发生了什么。

    可是说实话,是慕玉珩把他天真活泼的妹妹变成了现在这样,他已经很少在她脸上看到笑容了,所以他不太想慕玉珩再靠近自己的妹妹。

    他倒是想拦着,但是慕无双就在旁边,他也不好把慕玉珩赶出去。

    “月儿,我真的有话要同你说!”

    慕玉珩还在用力的敲门。

    房间里,海兰月坐在圆凳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圆桌上被她插在花瓶里的曼陀罗花。

    这花,时刻提醒着她要忘情绝爱,所以她不仅没有扔掉,反而日日往里面滴几滴灵露,让曼陀罗更好的绽放。

    只是她的眼眶还是红着的,红肿的眼睛告诉她自己,想要真正忘记一个人,太难了。这个人,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能将她再次伤得遍体鳞伤。

    门外的声音,令她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

    有话对她说?说什么?说要她不能心怀念想,赶紧回九霄大陆吗?

    可怜她前些天还以为他对自己有不一样的感觉,到头来,不仅是空欢喜,还如一头闷棍,打在她的头上,把她完全敲醒!

    海兰月始终不开门,慕玉珩心急不已,又担心她会做什么傻事,最终“砰”地一声,把门给撞开了!

    海兰烨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看着慕玉珩闯了进去。

    海兰月站了起来,转过头去,不想看他,语气生硬道:“你来做什么,我后天就回九霄大陆,从今往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了!”

    慕玉珩听到这话,心跳都漏了一拍,他急忙道:“我不是想要你走,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海兰月凄凉的指着桌子上的曼陀罗:“我怎么可能误会你的意思,你若不是嫌我碍眼,又怎么会给我绝情的花!”

    “不是的!我不是这样意思!”

    慕玉珩连忙伸手把花瓶里的曼陀罗拿了出来,捏得粉碎后丢进了储物戒,他不想再让她看见这曼陀罗了。

    他解释道:“月儿,我真的不知道曼陀罗是代表绝情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它长得漂亮,如同你一般纯洁,才特意去给你摘回来的!”

    海兰月摇头道:“我不信,你就是讨厌我,想让我离开你的视线范围内!”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泪忍不住的从眼眶中流了出来,如同断了线的珠子。

    她真的委屈极了,她都已经要忘了他了,是他自己先来招惹她的,是他自己非要陪同他们兄妹俩这么久,让她产生他也对自己有心思的误会!

    可是他却送了她曼陀罗这样绝情的花,将她打击到了尘埃里!

    “月儿,我真的没有骗你,我从来不知道这些话代表的是什么意思,我就是觉得好看,才送给你的!”

    慕玉珩看着她哭,手足无措。

    门外的慕无双又是一阵无语,这个时候,把人抱进怀里,就是最好的解释了,怎么美人弟弟就跟个傻木头似的!

    海兰月摇头不信,还往后退。

    慕玉珩这根木头心急如焚,突然“嘶”地一声,从自己身上扯下了一块布料。

    海兰月泪眼婆娑的瞪大了眼睛:他送我绝情花还不够?还要对我割袍断义?我有这么惹他讨厌吗?

    这时,只见他拿出了一个匕首,突然往几根指尖上一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