陨落往昔 作品

钱柜国际777娱乐官网

    笑因为喜悦,因为希望。

    除了痛苦之外,头颅还在震动,里里外外,是力量未散尽也是希望到来。

    他如何不知晓自己头颅之中有多处秘密。每一样都是惊世骇俗的,此刻的震动绝对是其中一处有了反应,受到了威胁自主苏醒。

    不论是何,都值得高兴。

    头顶破裂鲜血落下,顷刻之间便是红了眼,也因此明白了这一次并不是并非入魔,没有那满溢的力量感。

    血液渐渐暗淡,并非是因为干涸而是被吸收了,不知是他嘴的吸食还是其他。

    视野渐渐泛白,好似来到了冰雪世界,这也并非是脑浆,而是江海想都没想过的东西——乳白之物!

    它救主?非也非也,可能只是觉得自己被无视了有失尊严,故此自主出现了。

    整张脸被行走了一遍,所到之处也只是有东西划过的感受,但血液消失是实在的。

    渐渐的头颅轻了不少,转动之时,才看到男子的头颅竟然不见了,凭空消失。

    先前正是它咬住了自己,此刻不见踪迹绝非是它的善意,而是被乳白之物所吞食了!

    身上的痛苦消去,伸手去触摸额头,发觉平整而光滑没有半点异样,所以是连伤口也一并抹灭、吞食了么?江海从未想过乳白之物会有这种神奇的功效。

    而四周漂浮着的,属于男子的肉身此刻是一动不动,好似老鼠见了猫一般,是本能的畏惧。且随着江海的行动而动,江海前行便是后退,右行便是右行,总与之相隔一定的距离。

    乳白之物果然厉害!

    这是江海的感叹,但也只能是感叹,即便它进入了自己的丹田世界、脑海世界,但对于自己还是爱理不理极度的任性。

    所以江海在等待。

    停留之际后方传来了不寻常的波动,使得江海头顶也随之震动,不知所以,能感觉的只是头顶上方在来回滑动。

    不得已江海转头了,也正好看到额头上有乳白之物在蠕动,所以是同源之物已经感应到了自己身体内的东西。

    回想之前的种种,除了真正面对乳白之物时它才有动作,之前一直是无动于衷形同旁观者。所以此刻乳白之物的蠕动要么是因为有了联系,要么就是之前有过动作但是自己并未发觉。

    江海当然是希望前者,后者蕴意太多,只能说明此次事件并不简单,不管是明里暗里还是当时面对者,都被蒙蔽了。

    片刻之后动静停止。除了让江海知晓此刻的自己正在面对乳白之物,需要自己加速之外,没有任何的信息流露。

    但存在一种可能。

    说长不短的时间内,四周没有一丝动静,不论是围观的众人还是属于男子的肉身,都成了旁观者。

    是对乳白之物的畏惧,或许男子不知晓这是何物,那黑鼎一定知晓且不敢去招惹。

    如此僵直了很久,除了后方不时传来波动证明江海的猜想之外,别无动静,皆是身不由己。

    波动越来越大,持续增长无视界面的限制,这又是之前另一个视角所没有的,所以其实当时发生了太多的事,只是身为当事人所不知道罢了。

    从剧烈到平静又过去了极长的时间,这是可以感受到的,也正是如此证实了,除了那地之外时空一直在前行。

    突然之间江海头顶之上的乳白之物扩散了,没有任何的征兆,等到江海发现之时四周漂浮的诸多肉身尽数被包裹,又在顷刻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与之前所感受的一模一样皆是被吞食了。

    见到这一幕,百名等待最后转变的杀手平静不了了,之前的男子还算存活,如今连尸首都不存在了。信仰也就破碎了,最主要还是惧怕自己也会成为如此。

    皆是四处奔跑,但却是忘记了这虽不是乳白之物那处独立的空间,却也不是现实之中,能力不够如何能逃脱。

    对于这一群人江海是不管不顾,他所在意的是黑鼎,此刻只剩下一团碎肉其本体就在其中,已经被乳白之物包围住。

    不时散发黑气,不想被吞食或者控制,只是效果甚微,黑气出现便会被吞食。

    “不要吞下,我需要它。”

    江海尝试着沟通,相比那一百个小啰啰,他更加看重男子的,自己自己的爷爷是同辈,可想其在往生门的地位,或许能得知一些秘密。

    回应他的是,是乳白之物的分散,直接将那一团碎肉吞没。

    “你……”

    江海无言了,这显然又是一个不听自己命令的祖宗,唯有只可惜了这好不容易才抓到的天字级杀手。

    惋惜之间分散的乳白之物回归,在他头顶之上悬浮着,不多时一个小黑鼎出现,竟是给它吐出来了。

    江海伸手却又是收回,他不明所以只能仰头看着乳白之物,不明白它究竟想要干什么。

    只见它剧烈摇晃黑鼎,不多时便看到了一条细线,若非仔细看根本看不出,从黑鼎连接到天空某处,似乎还存在着一丝联系,不知是人或者其他。

    看到这一幕江海也大致明白了为何,此物还不算是无主之物,那死去的男子根本不是其主人,最多是一个持有者,甚至只是奉命行事的奴隶。其中还有自己所不能控制的力量,所以乳白之物并不打算给予自己。

    所以也就说明乳白之物并非没有意识,相反它具有极高的分辨能力。

    在江海注视之下,乳白之物一点点消失,回归他脑海之中不留一丝痕迹。

    一切就这般结束了?似乎并没有,就目前来看最多算是时机未到。

    知晓无法以此去追击往生门的江海,只得对在场的诸多杀手动刀。

    “不想死的,就说出所知道的一切。”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