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芽红豆 作品

钱柜国际777娱乐官网

    这一个劲儿的哭嚎可终于让人受不了了,杨敬山也从屋子里头出来了。

    “牛家媳妇儿,你在这儿干啥呢!村委是你闹腾的地方吗!”

    杨敬山看着那胖妇人的眼神十分不善。

    心情不好也正常,桌上可是还堆着一大堆材料没有写完呢,这会儿正着急的时候,偏偏就有人往木仓口上撞!

    杨月荷看到他出来默默牵着石宝往后退了两步。

    这事儿她可没法出头,安静看着就得了。

    “支书,我可没闹腾啊!这不是福子不听话吗,我也是怕他打扰您啊!”牛家媳妇儿赖春红连忙赔笑道,边说着又狠狠拍了儿子一巴掌,“都是你这个不争气的玩意儿!”

    牛来福被自己妈这两巴掌震得这会儿终于不哭了,整个人都木呆呆的。

    杨敬山揉了揉额角。

    “你这是来干啥来了?有事儿啊?”杨敬山可不太想要和这个赖春红多说话。

    这人也是相当喜欢胡搅蛮缠的,他今天忙得很,没空听她说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赖春红将儿子撇到一边,忙道“支书啊,我这来是想问问,我那婆婆咋不算孤寡老人呢,不是听说给补助吗,怎么没我们家的份儿呢,这我们可不愿意啊!”

    赖春红之前正在门口坐着呢,就看到许家那个刚回来的老大和村委的那个小知青一起在什么孤寡老人的名单,这她就问了一嘴,才知道是用来申请镇上给的补助的。

    但是他家却没那资格。

    杨敬山道“你知道啥叫孤寡老人不,没念过两天书啥都不知道,那没儿没女的才算,你家大民可还活着呢,你在这儿跟着瞎争什么!”

    赖春红道“话可不是这么说呀,您也知道我家一共就那么两亩地,这么多口子人吃饭,那我家日子过得可难啊!大民在跟没在有啥差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