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清泠 作品

钱柜国际777娱乐官网

    崔星儿淡淡一笑,向李先生郑重地行了一礼,道“请先生原谅则个,音律一道平日自由把完几分也无伤大雅,但是先生向我传道则有别于与友人把完。是以,我细细思考就有了困惑,有了困惑,我就滞涉做不出应题之曲来&119;&119;&119;&46;&115;&104;&117;&107;&101;&98;&97;&46;&99;&111;&109;。”

    李先生奇道“你有何困惑?”他为先生,职责就是传道授业解惑。

    崔星儿道“先生、爹爹、文昌侯、李公子四位才子皆称赞姐姐这首新曲好。姐姐琴技、歌喉是很好,只是这词我听来,与我从前所学所思均有所悖。但我想你们都认同姐姐的新词,那与我自然成不了知音,但见先贤伯牙无知音宁断琴不复鼓,你们既然都不是我的知音,我现在弹琴还有什么意思?”

    众人又惊又奇,实在是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儿这么自信说出“你们不是我的知音,所以我不想弹”这样的话,她并不承认自己的琴技不及。

    而苏夫人此时若不是有外客在场恐怕就要大骂了。她那话隐隐透出对大女儿琴曲的不屑一顾。

    这无才娇纵空有美貌的蠢人凭什么这么骄傲?

    崔明月的心也悬了起来,刚才先生要她们写新曲,以梅为题,她熟悉的歌,又是讲梅花的,她第一个就想到了这首歌。

    崔星儿小时候琴棋书画学得还是很好的,但是赋新曲就会难到她了,难道她还真有新曲?

    李先生被一阵反驳,沉住气道“何处有相悖?”

    崔星儿道“梅性高洁,不与繁花争春,梅傲骨,不惧风霜雪剑,梅从不折腰,纵然严寒相逼,它也或自信坚守,或迎难而上。这就是君子之风,乃真英雄是也。可姐姐新词中凄苦味太重,情伤而生怨尤是为‘梅花一弄断人肠’,对命运的无奈之味太重是以写为“梅花三弄风波起,云烟深处水茫茫”,命运让人放不开过去也看不清未来,只有屈服。再者,我思量姐姐新词中是七言句,但有许多我摸索不着的地方。每一句分开来读都是绝妙词句,可连在一起品却不对味。且说前四句‘红尘自有痴情者,莫笑痴情太痴狂。若非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前后总有滞涉不通之感,生硬地把痴男怨女之苦情与傲雪寒梅相连。如果梅代表着坚持坚贞向上,那后两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看人间多少故事,最梅花三弄’却是全部的凄凉。那么这首词是要表现梅的坚强反抗命运的壮阔,还是要造诉人们面对命运的无奈屈服呢?‘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句明明绝妙,可后面偏生又语焉不详,诗人是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有这样的感触呢?傲雪寒梅要么是高冷不可攀、凡人不可及的东西,要么就是犹如英雄百战得胜归来的喜剧史诗,与感叹人的伤情呻/吟毫无关系,当然,姐姐是崔家闺秀,是京城贵女的典范,是不可能因私情难遂而写下这样的凄然的词句的,那只能是未婚少女的闺怨之词了。可是梅花性情清冷高绝,与闺怨这样的主题也不太搭调,况且未婚少女的闺怨也不应该是这样凄苦的味道,而是憧憬有得到好姻缘才是。梅花若是知道自己一番为理想奋斗抗争、为尊严的高冷性情,世人看到它却会有闺怨之思,它会哭的……我若是梅花,我被世人这样误解,凡世无知音我定要一夜落花成秃枝,我不开给凡夫看,还不行吗?先生、爹爹、侯爷和李公子都说姐姐这词极妙,我又想姐姐去年当了花朝宫芳主,比我更懂花,想来我这些思量许都是错的。如今我要让先生满意,就要推翻从前的一切,重新学习众位心中‘傲雪寒梅’的精髓,我不是天才,又怎么能在一时半刻间能以梅为题,作出那样的新曲来呢?”

    不通诗词,借把多首古诗词去首去尾再七拼八凑的现代歌词来现才艺,他们还觉得好才奇怪。

    “崔星儿!!”苏夫人拍案怒喝,小女儿胡说八道,令大女儿脸色都白了,苏夫人不禁心疼。

    崔明月审时度势,忙道“母亲莫气,其实女儿也实在为李先生出的题急了,短时间做的曲子是有几分为赋新曲强说愁,你莫怪妹妹心直口快。”

    “那样短的时间,月儿做出此词此曲已是难得了。”苏夫人安慰道,又对崔星儿说“星儿,你自己不学无术,作不出新曲来,还在这里强词夺理!看来,我是需要再把你送庵里去好好修身养性!”

    崔星儿却忽作出一个“囧”的表情,道“母亲,庵里不能吃肉,我不要去呀。我在山里住了半年多,那斋菜我吃得嘴都淡出泡了。我只有瞒着雪霏雪雯偷偷去后山打鸟烤了吃才能沾点油腥。母亲,你看,我都瘦成排骨了,你舍得吗?”

    苏夫人气红了脸,道“原来你在庵里还胡闹!”

    崔星儿道“母亲,上次我被送庵里是因为去纠缠文昌侯想要嫁给他,如今我不还没犯错吗?你要是坚持把我送去,那也好,不过我去之前要对文昌侯纠缠一番,省得太过冤枉。”

    “放肆!!”崔礼年也怒道。

    可崔星儿已经快一步,一改刚才的清风朗月侃侃而谈的潇洒模样,瞬间变脸成小白花,转向诸葛渊,道“渊哥哥,星儿是真心喜欢你的,你不要喜欢别人,等星儿长大当你妻子……”

    苏夫人真心气得想要吐血,而崔明月早已跑过去扶着母亲为她顺气。崔明月冲着崔星儿怒道“星儿,你怎么做得出这种事来?你置崔家于何地?你还嫌不够丢人吗?你还要把爹爹和娘气成什么样?”

    崔明月又转头对诸葛渊道“侯爷,抱歉,小妹年幼不懂事,你不要放在心上。”

    崔星儿斜睨了崔明